做一個屬靈的“吹哨者”

导读:有人说,如果夏娃是中国人可能会好些,因为蛇来不及诱惑她就被她吃了。难道我

们宅在家里,只闭门不思过?今天,我们一心想的是怎么恢复到所谓喜笑颜开的日子,但

撕裂心肠的呼求在哪?昼夜不息的守望在哪?耶利米流着泪忠心讲出他的所见,尽管主流

并不想听。



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想在这样一个非常时刻,你我每一个人都应当认真停下我们的脚

步,对生与死、动与静、恨与爱,对人生的许许多多方面做一些深入思考。我们都渴望尽

快从疫情里面出来,都希望某一种特效药的产生,都希望奇迹的发生,都盼望得到拯救。

但是,从哪里得拯救呢?

有些地方封闭隔离已经超过了二十多天。有人说这二十多天里面,各种菜该炒的、会炒的

、学来的,都已经炒了一遍,现在就只剩下“吵架”了。天天你看我,我看你,在一个小小

的空间格外不容易。刚好又遇上春节,很多人本来盼望着来年财源滚滚,结果现在发现不

是财源滚滚,是只剩下“圆滚滚”,天天吃了睡,睡了吃。

最近有一个词很流行,叫作“吹哨人”。在去年最后一天向他的朋友发出提醒的李医生被

称为“吹哨人”,最先警告了逼近的危险。今天上帝在地上设立教会,你我基督徒是不是

应该做一个属灵的吹哨人?圣经很清楚提醒我们,末后的日子许多灾难会发生。上帝不断

提醒祂的子民,要我们做一个守望者,要我们站在破口来警醒守望。多少世人在沉睡和宴

乐中,不知不觉生命如水般被冲去。我们这些还存留在地上的神的儿女,是不是应当站起

来成为属灵里面的“吹哨者”?!

圣经里有一位先知叫耶利米,他是一个真正的属灵吹哨人,他是一个真正站在破口的防堵

者”,向他的百姓泪流满面、大声疾呼危险的到来。


我们注重的是什么?


今天的经文在《耶利米书》8章19节到9章1节:“听啊,是我百姓的哀声从极远之地而来

,说:耶和华不在锡安吗?锡安的王不在其中吗?耶和华说:他们为什么以雕刻的偶像和

外邦虚无的神惹我发怒呢?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先知说:因我百姓的损

伤,我也受了损伤。我哀痛,惊惶将我抓住。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

?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

人昼夜哭泣。”

这段经文历经两千六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今天当你我重温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先知当年

的这个场景好像就在我们的面前!百姓的哀声,也许隔山隔海,你我常常没有切肤的感受

,好像这些哀声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但是我相信,也是在这样的时刻,很多人一定会

问:上帝在哪里呢? 锡安的王在哪里呢?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得拯救呢?麦秋已过,夏令

已完,这么长时间了,我们好像还没有得救!到底原因在哪里呢?

这段的经文非常清楚的提醒我们,特别是在22节:“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

医生呢?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最近“基列”这个词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人们不一定

知道这个词出自圣经,但对一个中文名叫“吉利德”的公司有了一定的认识,其实“吉利

德”正是“基列”(Gelead),他们所开发的药叫瑞德西韦(Remdesivir),这个药据说

是目前为止对新冠病毒最有效的一种药物。所以忙着申请专利也好,厂家仿制也罢,救人

是最要紧的。

这个公司的创办人迈克尔·奥丹,注意到圣经里面“基列的乳香”这个词,所以特别把基

列作为公司的名称。无论是对艾滋病、丙型肝炎、埃博拉病毒,他们的公司过往都已经研

制出了不少一线的药物。有记者采访他们的总裁,询问如何看待武汉病毒所抢先申请使用

专利的举动,他讲了一句很多人都熟悉的话“我们无暇关注其他,病人应该放在第一”。

你我同样应该来思想:我们注重的是什么呢?在上帝的眼中,你我每一个都是病人,我们

的灵魂生病了,与上帝的生命隔绝。但是神看我们每一个何等宝贵,祂愿意万人得救,不

愿意一人沉沦。因此祂牺牲祂的儿子耶稣,甘愿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以挽救我们的生

命!

《路加福音》第23章,当其中一个强盗看见无罪的耶稣却替我们成为罪,浑身披血被钉在


十字架上,列在强盗中间,听见祂为你我这一班的罪人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

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强盗大受感动。 他转眼仰望耶稣,“当你得国降临的时候,

求你纪念我”。今天你我何等需要这样的祷告,全地的百姓何等需要这样的祷告!我们犯

罪得罪祂,死亡本来是我们当得的结局,但是耶稣说“今夜你要与我在乐园里了”,神听

见你我的呼求,神听见你我的声音,祂就是为你我而来。


远处传来病人的哀声


先知耶利米听见了百姓的声音,同样也听见了神的声音。今天不晓得我们基督徒听见什么

?也许我们天天看有关疫情的新闻、视频、微信传闻,但是我们到底听见了什么重点呢?

对先知耶利米来说,他首先听见的是神的百姓伤痛的哀声:“听啊,神的百姓的哀声从极

远之地而来。” 那些哀声里面夹杂着什么呢?他听见一个最重要的呼喊:“耶和华不在锡

安吗?锡安的王不在其中吗?”!极远之地的百姓,他们终于发现了需要寻找真神,因为

他们已经找了各种偶像和虚无的神,找来找去,终于想到还有一位,就是“锡安的王”,就

是那位真神耶和华上帝。他们终于想起来,向这位真神呼唤!这才是我们的拯救和出路。

祂不是在锡安吗?我们为什么四面八方去找呢?我们难道忘记那个方向吗?我们难道忘记

了祂在那里坐着为王吗?先知听见在百姓的哀声里面,在万般的无奈当中,在人的尽头,

属灵上好像终于向真神打开了一条缝。

今天巴不得你我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听见的不止是许多的消息,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

听见真正的呼声?在一个很大的危机里面,我们的同学、同事、邻舍、家人,到底需要什

么?许多声音在发问:上帝你在哪里?真神,你在哪里?如果你是真神,为什么你不来拯

救我们?

有人说现在在国内很多小区进出,常常被问三个直击你灵魂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来?

你往哪去? 这些本来是哲学里面非常根本性的关乎人的问题。也许不在这样的一个场景

,很多人根本不会去问“我是谁?”这样的问题。我是工程师?我是大学生?我是土豪?

我们常常忘记本质上的“我是谁”。现在小区保安问完了,最后还要给你额头一枪,测一

下你的体温。你还来不及思想,就匆匆又开始一天。

我们不只是身体上的病人。常常一场大灾难面前,人性里面很多丑恶沉渣泛起,赤裸裸地


展现出来。 多少的自私、罪恶、骄傲、羡慕嫉妒恨。我们应当反思,不只是等待这场灾

难的过去,更是一起反省:我们的灵魂到底怎么了?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在今天的经文里

,上帝直接回答:“他们为什么以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虚无的神惹我发怒呢?”,单单这半

节的经文就让我们看见,什么叫做病人。他们明明知道真神,却不把祂当神来敬拜,远离

上帝,远离锡安,远离到了“极远之地”。

今天难道不是这样?我们说我们自己就是神,我们宁可各处去烧香拜佛,拜各种偶像和虚

无的神。这里特别提到两样:一个是雕刻的偶像,是你眼睛看得到的,车子、房子、票子

都可以是你的偶像,一天到晚想着豪车豪宅,想着赚大钱。另一种是虚无的神,什么意思

?就是可能你自己都模模糊糊,你说好像我也没有到庙里去,我也没有祭拜偶像,似乎眼

睛看不见,但是在内心却有一种的极大骄傲。当我们说“没有神,从来没有救世主”,后

面其实还有一句:“我们就是神,我们就是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是何等的骄傲!

上帝告诉我们,这就是病人的光景。我们一方面常常埋怨上帝,为什么没有动静?为什么

不来拯救?但却没有看见我们自己的光景。今天正在人们最喧嚣最躁动的当中,突然间整

个社会来了一个“急刹车”。那一刻,当我们停下来了,我们要做什么呢?难道我们只是把

门关起来,把自己隔离起来,只闭门而不“思过”?有人说,如果夏娃是中国人可能会好一

点,因为蛇来不及诱惑她,就先被她吃了。我们什么都敢吃,结果有一天突然间发现,野

生动物把我们关进了笼子里。

病人的光景就是,第一,远离真神;第二,把希望寄托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偶像”上,

内心里我们极度骄傲。这个就是“灵魂病人”的光景。


闭门尚需“思过”


先知满心悲怆地在这里代表百姓发出呼唤:“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得

救?”似乎神的拯救延迟了。有人说现在真的感觉有点岁月静好的味道了,因为以前太浮

躁了,以前跑来跑去,以前各种应酬,现在好了,静静的在家里,躺着吃,吃了睡。这两

天有些地方要复工了,有的人竟然想不起来,到底之前做的是什么工作,忘了。

在这个似乎“延迟”的时段里,我们可以思想三件事。第一,我们需要真正懂得敬畏真神

,敬畏上帝。不要说那些非基督徒,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我们许多时候也是知道有神,但

是没有敬畏祂。特别对神的儿女,包括你我,我们真的需要对神有“惧怕”,有敬畏,因

为祂是会“发怒”的,祂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我们不单是要认识神,更需要知道公义圣


洁同样是神的属性,不能肆意践踏无视祂的法则。

第2, 在“闭门”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需要真正懂得真爱,学习真爱。当我们每天看着一

串串确诊或是死亡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悲痛离散的家庭。今天在家人距离因隔离而被突

然拉进之际,无论是夫妻之间,父母跟儿女之间,邻里之间,什么是真正的爱的学习和付

出?为什么这次李医生会被很多人缅怀?因为他勇敢地吹哨提醒他朋友们危险的到来。今

天在属灵上,基督徒如何来学习、表达向我们向同胞的真爱呢?

第三个要思想的,就是“要耐得住寂寞”。许多人在被隔离了一段时间以后,已经蠢蠢欲动

了,失去耐心了。对基督徒来说,常常我们的内心也是躁动不安的。我们也许早上晚上跟

上帝打个招呼,然后一天当中我们忙个不停。也许这段时间你人无法去参加属灵聚会,但

是希望你的心敬畏上帝,敬拜在神的面前,“你们要安静,要知道我是神”,跟上帝的关

系不能受任何的影响。

其实这段时间也可能非常容易让我们跟上帝的距离越来越远。如果我们的亲人不是那种很

直接的,已经在医院里面,好像很多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损伤。但是先知在这里告

诉我们,“我也受了损伤。我哀痛,惊惶将我抓住。”他损伤什么?惊惶什么?哀痛什么

耶利米出身自一个祭司的家族,在当时犹大国里祭司的地位很高,他本来可以过有头有脸

的生活,生活无忧,完全可以不必去讲那个时代不想听的责备的话,以致让君王和百姓都

恨他仇视他。在一派歌舞升平中,为什么你总是讲那些个神要审判的信息,让我们人心惶

惶,老是告诉我们说不悔改要灭亡?为什么不给一些大家听着很舒服的心灵鸡汤?这一切

,乃是因为他深切感受到那种惊慌和伤痛,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一样在损伤里,一样在哀痛

里,他不能眼看他的百姓就这样走进沉沦里面!耶利米的这种的心情,今天我想求上帝赐

给你也赐给我。


疫情过后,要治心病


在这个时代,何等需要耶利米这样的先知。他特别对惊惶当中的百姓提问:“在基列岂没

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全世界最好的乳香,就产在基列地区。乳香是人类发

现的最古老的药物之一;它对人除了有治疗作用外,还有安宁、镇静的作用,同时还能护

肤保健。


今天人们需要什么?一方面需要赶快有特效的药出来,能够治疗疾病,但是我们岂不是需

要更多内心的安宁镇定吗?很多人也许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但是却得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同样我们今天愁眉不展,“形容枯槁”,当疫情止住以后,可能下一步就是要解决心理疾

病的问题。心灵从哪里得安宁?我们怎么样才能够真正喜笑颜开?

很多家庭关系原本已处在破碎的边缘,冷战不断,现在没地方去,跑也跑不掉,就咬紧牙

关,“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也没办法,只能勉强在一个屋檐下。等到一解禁,可以出

门了,也就彼此再见了!我想其实我们的损伤不单是因为一种病毒,我们实在需要上帝的

救恩,需要真正的“基列的乳香”,实在需要那位真正的大医生——耶稣基督。祂不单使

我们身体得医治,更拯救我们灵魂出黑暗,入光明,出死亡得生命!要不然疫情过去,也

许你成为一个幸存者,也许你只是一个旁观者,好像一切跟你将不再有任何关系。但无从

逃避的事实是,我们仍然是病人,我们没有真正从根本上得着医治和新生。

耶利米当时所看见的,不单是巴比伦的大军压境,犹大国快要灭亡了。其实历史事实也表

明了,耶利米成了犹大国亡国前的最后一位先知。虽然耶利米在蒙召作先知时,也曾惧怕

犹疑,但是一旦蒙召,就忠心作神话语的出口四十年,而且奉差遣去传神要审判的信息这

些所谓“逆耳”的忠言。以致自己的同胞痛恨他,逼迫他。他受了很多的反对,鞭打、被

下到井里监禁。痛不痛苦?非常痛苦。

他明明看见百姓罪大恶极,会面临上帝很重的审判,他深爱着他的同胞,但是又不能不传

神真实的信息,因为上帝是真理,所以他内心的痛苦和冲突可以说达到极点。他忠心传讲

的,是当时的主流社会和人群不想听的信息,所以他不得不似乎成了政治和宗教的对立面

。耶利米凭什么呢?就是凭着信心,凭着上帝给的位份。所以我们都知道,耶利米被称为

流泪的先知。 耶利米自己告诉我们,“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

的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你我今天在这样的时刻,我们该做什么?上帝已经清清楚

楚把这位神国度的吹哨者放在你我面前,这是我们当效法的榜样!从这段圣经我们可以看

见,神并非没有听见祂百姓的呼声,神并非没有看见祂百姓的苦况。我们以为麦秋已过,

夏令已完,其实神不是耽延,但是神在等待一件事,等待百姓的悔改离弃假神归向真神,

神在等待这个时代的耶利米,属灵的守望者在哪里?那些昼夜流泪的祈祷者在哪里?那些

撕裂心肠的祷告呼求在哪里?属灵的勇敢吹哨者在哪里?

在这末后的时代,但愿感动耶利米的灵,今天照样感动你我;愿上帝恩待我们,圣灵帮助

我们,成为这个时代属灵上的吹哨者和守望者。我们坚信上帝的应许绝不会徒然: “我

若使天闭塞不下雨,或使蝗虫吃这地的出产,或使瘟疫流行在我民中,这称为我名下的子

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

医治他们的地。我必睁眼看、侧耳听在此处所献的祷告。”(历代志下7:13-15)

3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