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中國宣教的契機和挑戰

Updated: Nov 19, 2019

張路加




一位資深的西方宣教士曾經這樣開玩笑的說道:十九世紀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

英國人,另一種是想成為英國人的人;二十世紀世界上也是兩種人:一種是美國人,另

一種是想成為美國人的人;而二十一世紀世界上也會是兩種人:一種是中國人,另一種

是想成為中國人的人!他的意思無非是說,當中國近年來以大國姿態崛起,強勁的經濟

騰飛和無限的商機吸引著全球眼光,政治、軍事力量對世界的影響日漸增加,世界各

處“中文熱”持續發燒,前往中國經商和留學的西方人士不絕於途,則二十一世紀不僅會

被稱為中國人的世紀,更是會成為世界各地人士熱衷響往之地。


○ 宣教契機的形成


“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他的兒子、爲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加拉太書4:4);

“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裏面同歸於一。” (以弗所書1:10);

上述兩節經文都告訴我們,神是非常看重日期和時候的,祂的工作總是在一個最適當的契機中開展的。當我們談論宣教的契機,指的正是神所定的時候、安排的機會。我們在此要從全球和中國這兩個大環境來看現今的宣教契機。


1. 全球大環境的變遷

首先看過去一百年來世界大環境的變遷:上世紀的前五十年,人類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自相殘殺,結果滿目瘡痍、焦土遍地;而戰結束後的五、六十年代,苦悶、迷茫充斥著整個世界;七十年代的人們乾脆用消極、頹廢來回應,個人主義大行其道,“嘻皮”、“耶皮”橫行無阻;八十年代的人們“一切質疑、一切相對”;而九十年代最響亮的口號莫過於“解構”(Deconstruction),結果道德、倫理、社會家庭結構空前崩解;而進入二十一世紀,正當人們還在翹首期盼“ 明天會更好” 時,2001年9-11轟然倒塌的雙子星世貿大樓向人類徹底宣告這一憧憬的破滅,只剩下人們心頭一個大大的問號:人類到底還有沒有出路?除卻上帝,誰還能拯救我們? 9-11之後西方世界人們潮水般湧進教堂多少反映了這樣的心態。

2. 中國在過去二十年中的變遷

基本上中國大陸自1980年以來二十多年中的劇烈變化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 經濟環境的轉型—

中國大陸自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經濟政策以來,二十多年間國民經濟總值(GDP)提升了二十倍,年經濟成長率將近10%,所取得的經濟成就舉世矚目,但同時所帶來的貧富差距兩極化,以及個經濟領域中的貪腐現象,讓中國在表面的一派經濟欣欣向榮中隱藏著巨大的國民危機;“沿海城市像歐洲,內陸農村像非洲”成為今天大陸經濟發展的畸形現狀;在劇烈的經濟環境轉型中,一大批爆發戶們靠著各種不正當的手段所獲取的“第一桶金”,成了他們登上“經濟發展高速列車”的敲門磚,連

帶改變著傳統的“勤勞致富”的觀念,讓旁觀者既心動不已,又忿忿不平;

  • 教育環境的轉型—

中國人向來注重教育和教育環境,但是當中國的教育事業在經濟大潮的薰染中逐漸“產化”、“商業化”時,當各高校爭相“擴招”、“擴編”以其收到更好經濟效益時,當教育大環境中參雜著太多商業考量、金錢色彩時,教育這塊金字招牌的成色也就每況愈下,University真就成了對許多人說“由你玩四年”,而出國留學大潮則年年上漲,從博士生、研究生、大學生到中小學生,只要找到門路找到“中介”,紛紛踏出國門,“洋教育”已經大大優先於“土教育”,讓中國大陸一躍而成為當今全

球最大的留學生輸出國,佔了全球外國留學生總數的14%;

  • 價值觀念的轉型—

真正這二十多年中改變最大的,還是要算人們“價值觀念”的轉型,由“集體主義”到“個人主義”,由“為人民服務”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連帶產生的“誠信缺失”、“只問收穫不管耕耘”、“一切向錢看”,到由此而帶來的“金錢決定一切”,讓傳統的道德、家庭、倫理、是非在金錢面前都可以被重新詮釋,甚至顛倒,而人們如今對此越來越見怪不怪,趨於麻木...

  • 人口分佈的轉型—

從過去“戶口終身制”的瓦解,到浩浩蕩蕩進城的民工大潮,中國人口出現了歷史上大規模的遷移和集中,即向京津一帶的集中(北“漂”),向“長三角”一帶的集中(滬“漂”)和向“珠三角”一帶的集中(粵“漂”);而這一趨勢仍在繼續,並最終徹底改變著“農業人口”佔全國人口大多數的局面,而讓中國從“農業大國”轉換成“都市之國”,並對資源分配、生態環境、國民心態等產生深遠的影響;


無論是世界性大環境的變遷,或是中國在過去這二十多年中的各種變遷,都已經將國人的心靈帶到一個地步,就是乾渴莫名、徬徨困頓,“敢問路在何方?”成了當下許多人的心靈話題。


○ 中國教會向內向外的宣教契機


1. 向內的宣教契機

今日之中國,許多人的情形正如使徒行傳第八章中提到的那個行走在曠野中的埃提阿伯人一樣,雖然在這些年中藉經濟起飛發了大財,許多人也掌握了大權,但其生命的蒼白和困境卻越加的明顯,誠所謂—

  • 金錢與大權無法帶來心靈的力量

  • 身體生命中的缺陷陰影揮之不去

  • 尋求宗教無法真正明白永生之道

  • 心靈曠野沒有活水人生依然迷失

這正是中國基督徒起來向國人廣傳福音的大好契機,告訴他們若沒有得著基督耶穌的生命,則心靈乾渴的消除、人際關係的和睦、社會家庭的和諧、國家的穩定發展皆無法根本實現。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基督信仰是使中國真正走上健康和諧社會發展,同時造福世界人類的真正心靈力量所在。面對此一屬靈契機,“ 城市宣教” 運動(“ 第三工場” 教會的深化,民工教會的建立)以及福音在中國各個領域、層面的廣傳當成為目前宣教工作的重點。


2. 向外的宣教契機

二十一世紀之中國,不僅對內有著大好的宣教契機,而且向外也有著難得的極佳宣教

機會,這表現在下列幾個方面:

  • 中國對世界的影響正與日俱增;

  • 中國在“ 宣教環” (福音自耶路撒冷→ 中東→ 小亞細亞→ 歐洲→ 美洲→ 亞洲→ 中東→ 耶路撒冷)中所居的關鍵地理位置;

  • 中國和穆斯林世界傳統的友好關係;

  • 中國教會一直以來從神領受的宣教心志;

  • 中國教會近年來人力物力的快速成長;

面對向外宣教的契機,近年來出現的“ 福音出中國” 運動、“ 歸回耶路撒冷” 運動,以及“ 美國,歸向真神!” 運動等正體現著中國海內外教會對普世宣教的責任感和影響力在逐漸加強。


○ 中國宣教面臨的挑戰


契機和挑戰一定是同時並存的。我們一方面看見中國教會在新一個世紀中大好的宣教契機,但同時也看見中國教會存在的不少隱憂,主要表現為:

  • 中國各地追求大而全、“正規化”的聚會/教堂在增加,而非形式化、敞開心門的信

徒交通/家庭聚會在減少;

  • 大陸各處福音佈道會與過去相比在增加,但信徒個人過去那種傳福音的熱忱在減少;

  • 各類同工培訓的數量在增加,但教牧同工們真正關心失喪靈魂、關懷探訪羊群的時間和精力卻被擠壓,反而減少;

  • 城市中來自農村的傳道人在增加,但真正願意服事民工的工人卻不見增加;

在物質主義、拜金主義盛行的今天,中國宣教最大的挑戰,是如何防止基督信仰被邊緣化(對主流社會無法產生影響)、空洞化(信徒的生活和信仰嚴重脫節)以及社會福音化(將基督信仰簡化成社會慈善事業、大眾愛心等等以適應國策的需要),要回應這些挑戰,唯有在下列幾個方面持守住聖經的教訓和原則:

  • 持守住因信稱義的得救之法;

  • 持守住依靠聖靈作工的心態;

  • 持守住家庭就是祭壇的生活;

  • 持守住職場就是事奉的理念;

  • 持守住甘付代價的十架道路;

惟願我們一同舉起聖潔的手,切切向神仰望禱告,抓住契機,直面挑戰,真正讓二十一世紀,成為中國基督徒向內向外宣教的世紀!


作者為《播種者國際宣教協會》中國事工部主任

原載: 《大使命》雙月刊第67期, 2007年4月

3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