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手

Updated: Nov 19, 2019

張路加


◎楔子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一葉孤舟在一片浩瀚的大海上。四周白浪滔天,小舟風雨飄搖。船上的人极其害怕。遠遠地,他們看見一個人從海面上走近來,從他的聲音他們認出了那是他們的主﹕耶穌基督。“讓我往你那里去吧!”他們當中膽子稍大些的門徒彼得要求道。“你來吧!”他們的主溫和地回答。但這個可怜的彼得剛一踏上水面,看著波濤洶涌的大海,止不住兩腳發軟,開始下沉。 “主啊,救我!”彼得大喊道。

這聲呼求,喊出了全人類的共同的心聲﹕我們需要被從黑暗和死亡中救出來。人們需要拯救!毫不遲疑地,那雙手,那雙創造了天地和大海的手,向彼得伸了出去,且把他拉了上來。這位与死亡擦肩而過的彼得,一經摸著了這雙手,他再也不愿放開了。他深知這雙手是領人出黑暗進光明的手,也是帶領人出死入生的手,是將人經由十字架而領入那永遠榮耀里的手。

闊別將近十載之後,我終於重返祖國。面對著這片古老土地上卷起的一堆又一堆現代化的大潮,快速變遷的街道和樓房,令人目眩的“進口貨”充斥的商業市場,以及街頭巷尾人們最常提到的話題,諸如“下崗”、“股票”、“經商 ”等等,我相信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會有如今天的中國這樣充滿著不定數和激烈的變化。中國的下一步會怎麼樣?這條巨龍會不會在下一個世紀震動世界?其上十多億的芸芸眾生的明天會是什麼?......太多的未知數和問號縈系在人們的心頭。我力圖從所接触的人們的眼神中去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但人們的目光不是閃爍著避開,就是無奈地表示著沉默。大多數的人也許已習慣了過一天算一天,“想那麼多干嘛!”

但有一點是确定的,就是太多的人需要神的手來撫慰和引導。

◎神哪,我心緊緊依靠你!

我這次才深深地体會了什麼叫做“為義受逼迫”,什麼叫做為信仰的緣故坐監。在一棟毫不起眼的公寓房子的頂層,二十几位來自各省的家庭教會的負責同工們正聚在這里接受裝備和培訓。他們剛剛完成了一年的全時間裝備,馬上要回到各自的家鄉繼續承擔教牧的責任。他們當中半數以上為福音的緣故進過監獄,有的還是剛剛才釋放出來,有的是培訓結束以後卻“有家難回”。當我問到“你們現在回去最想做的事什麼事情”時,他們脫口而出地答道﹕“最想做的就是去監獄里探望我們的肢体!”

我的心在顫嗦。他們盼望用手去握一下和他們一同蒙召當兵的弟兄,給他們一些安慰和鼓勵;他們盼望伸手去幫助他們的貧病交迫的家眷們,為他們解決一些實際的生活困難;他們更盼望用這雙禱告的手,這雙握了一年筆的手,為當地的教會帶來更大的复興,使羊群得著更好的牧養。雖然和他們自己的家人已分開將近一年了,然而他們首先想到的還是神的教會,神托付他們的羊群,以及他們的“戰友”。我忽然明白,原來這些人的生命都是被神的那雙手触摸過的。

當我讀著一位弟兄所寫下的“畢業總結”時,淚水不禁溢滿了我的眼眶﹕

“時間如流水,不知不覺一年的時間就結束了。此時此刻,當回頭思想的時候,心靈的深處禁不住發出感恩﹕每走過的一步無不是愛我的主親自帶領和扶持。說心里話,若不是主奇妙的作為,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机會來這里學習。事實說明了這一點﹕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回顧初來之時的情形,到現在還是那樣的清楚。當時面對兩种的抉擇,是從監獄直接回家呢,還是來這里接受培訓呢?這使我難以決定。出獄的前兩天,妻子帶著可愛的女儿來看我,知道我快要釋放出去,她們實在歡喜雀躍。那時她偎依在我身邊告訴我﹕三年的勞教期,她不知留了多少眼淚,一日一日的數著日子度了過來,終於盼望的一天到了,當時她流著淚哀求我,無論如何這次一出獄馬上就跟她回家。為了安慰她的心,我答應出去後就回家。

“當我釋放的那一天,心里多麼激動高興,想到馬上能夠回到闊別三年的家,与親人團聚。但就在那一天,釋放後被接到張姊妹家時,同工晉弟兄告訴我,要安排我到一個地方去學習。我是如何好呢?時間是那樣的迫切。決定去學習還是回家?又沒有時間考慮。要學習當時就要走,要回家當時也可行。我實在左右為難。思想前兩天的情況,我的心難以決定离她而去。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但心中想起主耶穌的話,人若不撇下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不配來跟從我。在神話語与人的感情的爭戰中,我站在了神的話語的一邊。為了基督教會的需要,我決定來A城學習。當天就踏上去A城的路途......

“感謝神的靈在我心中的工作,給我在關鍵時刻做出明智的抉擇。在以後的360 多個日子里,我常因思家心切而想打退堂鼓,有几次几乎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但在各樣大試探中,我雖軟弱,我的心緊緊依靠神,最終他保守了我,使我的心堅定......”

◎“我不能不事奉他”

一位姊妹在她的“事奉心得”中列出了六項“我不能不事奉他”的理由﹕

“我不能不事奉他,為了我,他曾道成肉身,無限的神性甘愿受肉身的限制;為了我他忍受了各樣的痛苦壓力,一個人孤單在客西馬尼;為了我他被人吐唾沫在臉上,頭帶荊棘的冠冕,甚至父神都把他离棄......為了我他飲盡了苦杯卻不說一句抱怨的話;他又從死里复活,升入高天,去為我預備地方,并在那里晝夜為我代求;為了我他還要第二次再來,接他儿女到榮耀里......主的愛長闊深高,難以盡述。因著他對我的大愛,故我要事奉他。

“我不能不事奉他,因為在我走投無路,心中空虛絕望時,他以奇妙的救恩,救了我的命免於死亡,救了我的腳免入歧途,救了我的眼免了流淚,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在這人世的苦海中,他成為我人生之舟的導航者,也使我建立了正确的人生觀、价值觀和世界觀。難道說現在的奉獻還有什麼可夸之處嗎?沒有,一點都沒有。乃是完全理所當然的。我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理由說`不',只能感恩說﹕`主啊,謝謝你的拯救,你有永生之道,不跟從你還跟從誰呢?'

“我不能不事奉他,因主既然不嫌棄,從千万人中選召培訓我參与大使命的事工,雖然我曾退縮逃避,像摩西、耶利米那樣﹕`主啊,我太緲小無知,你的工作如此之大,請你另選...'但主總是以安慰之言臨到我﹕`我的能力在軟弱的人身上才得彰顯,我的智慧在愚拙的人身上才得完全...'

“我不能不事奉他,在這黑暗的世代,多少人的心眼被魔鬼弄瞎,多少人的心靈困苦□徨,多少失喪的靈魂每天在地獄的門口徘徊,多少憂傷絕望的心靈無人安撫,多少雙淚眼無人擦拭,多少迷失的羊群無人尋找;多少破裂的家庭,多少惆悵的面容,多少馬其頓的呼聲;多少......一個聲音常響在我的耳邊﹕ `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可以拒絕朋友喜宴的邀請,我可以拒絕金錢名利的誘惑,我可以拒絕親男朋友的愛,但我怎麼可以拒絕那位為我死為我复活的主從天上向我發出的呼召呢?我只能流著淚回應主說﹕`主啊,我在這里,請差遣我!'

“我不能不事奉他,因為從歷史到如今有多少的見證人如同云彩一般的圍繞著我;為了福音的真理,他們付出了血、淚、汗的代价;為了建立基督的教會,他們离開了自己溫暖安逸的家;為了在福音工場上披荊斬棘,他們背井离鄉,甚至离別新婚的丈夫或妻子,忍受各樣的痛苦;為了尋找迷失的群羊,他們任由叢山峻岭的棘刺挂破他們的皮肉衣裳;為了維護真道,他們甘愿飽受逼迫、監禁、毒打,將他們自己全然獻上;為了神永恆的國度,他們晝夜在神面前屈膝,不住的流淚代求...主啊,我若為個人利益事奉你,那麼我愿放棄;我若為金錢名利而事奉,我愿放棄;我若為衣食飯碗而事奉,我愿放棄;但是主啊,如今我愿跟隨你,不為別的,只為回應先驅們那美好的見證和他們的佳美腳蹤,更是回應你那十字架之愛和在我身上期許的目光;主啊,讓我真正做一個能体會

你心腸的人!

“我不能不事奉他,因他無限的恩典把我再次召到圣山,一年的裝備,使我建立了新的更廣大的异象,藉著老師辛勤的教導,眾肢体的不住代求,許多弟兄姊妹在主里的無私奉獻,使我深深地被沐浴在主的恩典之中。我只能再次將自己奉獻給他,愿將自己有限的生命,為神的國度當作一根柴而燃燒。當然,我知道憑著自己的燃燒,充其量不過是短暫的一刻,但我更知當神祝福這微不足道的器皿,圣靈的膏油澆在其上,主的愛火把它點著時,它將會不停地燃燒,燃燒......”

接下來她還寫了許多回去後事奉的策略和展望。我望著她,那是一張還略帶孩子气的年輕的臉。她畢竟只有27歲啊!可是她的臉上卻帶著一种因多年事奉而練出的堅毅和沉穩。“神,你做了怎樣奇妙的工啊!”我心里不禁對神在中國教會神奇的作為肅然起敬!神早就在那里預備他的工人,一批,一批,一個個是那樣的优秀和出類拔萃,叫我們這些從外面去的人看傻了眼,也讓我們不停地拭著額上的汗。我只能在神面前小聲地禱告說﹕“主啊,我還能在這個工場上做什麼?”

◎在宋尚節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