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蟋蟀

张路加, 2020.02.02

一只蟋蟀,

孤獨地趴在了,

環形高速公路中間紀念碑的頂端,

盡力地伸展著它的觸須,

搜尋著黑暗中四面包圍著它的危險,

努力地振動起它的翅翼,

卻無力發出往日那清脆的鳴叫。

雖然是在黑夜中,

但是周圍異乎尋常的寂靜如死一般,

仍然使它感覺到如此的陌生、顫簌、恐懼,

沒有了往日喧鬧的車流,沒有了平常濃烈的汽油味,

沒有了同伴們此起彼伏的鳴聲呼應,

它真實地感受到了,死亡正一步步向它來襲。

我把它拿起放在自己的手裡,

端詳著它,審視著它,

分明看見它那半透明的雙腿,

干癟而瘦弱地,努力支撐著身軀,

想要再次躍起,再次逃離,

然而幾乎是徒勞的,

無形的怪物似乎正吮吸著它全部的精力。

我思考著,我冥想著,

它的出路,它的結局,

蟋蟀盆顯然已經不再合適成為它的棲息之地,

它根本無法再為我贏得掌聲,再去搏擊,

或者用一個火柴盒將他盛起?

讓它在裡面終老,直到停止呼吸,

或是放開我的手,讓它重獲自由?

不過那同樣是宣告了,今晚會是它最後的一個夜裡...

就在此時此地,

一雙溫暖厚實的大手,

接過了它,承載了它,

在寂靜的黑夜中是如此的火熱和亮麗!

那雙手變換著各種呵護它的角度,

盡力地讓它感覺到安全和舒適,

漸漸地,它不再徒勞地掙扎想要逃離,

慢慢地放松了它的身軀,

開始了移動,顯出了活力,

順著大手所伸出的那根指頭,它終於來到了滿山滿坡的青草地。

喔,一只蟋蟀,

今夜它獲得了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