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我的依靠

Updated: Nov 19, 2019

經文:詩篇 23 篇

張路加

今天講的題目是”神是我的依靠”。掐指算來今年(2003)是我來到美國整整十一個年頭。雖然走上這條全職服事的道路不容易,但是我心裏越發感到神是何等的信實。十一年前,剛走下飛機來到洛杉磯,眼前一片茫然,舉目無親,不會說英文,也不會開車,甚至都不知道當天晚上住在哪裏。十一年過去了,神的恩典讓我有機會服事,讓我有這麽多為我禱告的弟兄姊妹,讓我在這裡成家,賜給我們神的產業。從我媽媽這邊算起我是第三代的傳道人,我們很盼望我們的孩子將來能夠接棒,成爲我們家的第四代傳道人。


我六嵗的時候第一次聽到我們剛才唱的那首歌“耶和華是我牧者”(詩篇 23 篇)。那時文革剛開始,我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卻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力。由於我父母都是傳道人,媽媽被下放到很遠的一個工廠,父親也在單位裏寫檢查,常常寫到深更半夜。我常在夜闌人靜的時候聽到他們唱這首歌。這是很希奇的事,因爲我們那時白天唱的是“東方紅” “大海航行靠舵手”一類“革命”歌曲。奇妙的是我在他們唱的詩歌中能平安地睡去。它的力量在哪裏呢?後來我漸漸明白爲

什麽我的父母能夠走過最艱難的歷程,明白力量、動力、幫助來自耶和華上帝。這首詩歌是大

衛用他的一生的經歷來寫的。他在家族中是最微不足道的,但是神卻把一個特別的位份給他,膏

立他為君王。但在登基前的二三十年中顛沛流離,受盡屈辱。我想到我們基督徒在蒙恩得救信

主的時候,神把一個極榮耀的地位給了我們,就是:我們是在他面前榮耀的使者。我們的地位比任何地位都高。可是很多時候我們似乎跟大衛在做王之前一樣,雖然有了地位卻沒有得到實際。很多解經家認爲這首詩歌是大衛在人生道路快要走完的時候寫的。這短短六節是一生經歷的寫

照。有一次聚會的時候一個年輕人用非常美的聲音朗誦了這首詩歌贏得了一片掌聲。但是當另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再一次朗誦時,全場鴉雀無聲,但於無聲處感受到力量,因爲他用他的一生

經歷從心底裏來朗誦這首詩。我感受到神的道和神的話不是用悟性和頭腦來接受的,而是要用人生的經歷來體驗。神是我的倚靠,是我們每個人一生的倚靠。沒有上帝就沒有福氣。


爲什麽說耶和華是我牧者?人常會改變,歲月過去,外表、觀念、想法以及看問題的角度都會改變。在大陸的弟兄常常羡慕我們飄洋過海來到美國,但是我們是否真正滿足了?實際上眼淚、難處、心靈的掙扎常常跟隨我們。大陸現在有很多“海歸”派,因發現美國也有許多危機。在華盛頓

的回國招商會上報名排隊的人不亞於在國内等簽證的人。可是等到他們回到大陸的時候又感到許多事情不盡人意,於是又沮喪地想回來,如此翻來覆去。我突然發現人生常常如此,沒有定向。如果沒有一個上帝成爲我們的標竿和基石,我們的人生是何等的累,何等的辛苦,夢廻破碎。大衛最後發現,耶和華是牧者,在他的帶領下人生有了方向、意義和目的,在他的掌管當中賦予了這個意義。


我曾經在這裡說到過舊約中的參孫,雖然他力大無窮,但是最後敵人把他眼睛弄瞎了,用鐵鏈把他鎖起來,讓他終日推磨盤。現在撒旦把我們眼睛弄瞎,使我們失去方向,用罪惡捆綁我們,使我們失去自由,最可怕的是我們的人生如同磨盤,生命的終點又回到生命的起點。現在上海十里洋場又恢復了,我們“興高彩烈”地發現我們又回到了三十年代的上海,這只不過是日光底下早就有過的事情。在這一個循環中,有多少人抛頭顱灑鮮血,有多少人青春白白消耗,這不是一個磨盤的人生嗎?這樣的人生活有什麽意義呢?


大衛看見了耶和華是我牧者,給我方向,引導我,必不至缺乏。這個“必”字讓我深有體會。我父

親曾經說過他從來沒有看見過一個傳道人的孩子是要飯的。我當時有點不相信,覺得那時候家裏是如此的艱難,所有的人都讓我羡慕,可是現在我看到“神必不使你缺乏”。今天我們豈不能在這裡做這樣的見證嗎?我深信神沒有虧負我們。但是我們卻常常不滿足,還想更好。神說這世上不過是一個客旅的人生,真正永恒的財寶,永不動搖的國度是在那永遠的家鄉。我常在外傳福音,住

在別人家裏,覺得他們的家都很好,但不會建議他們換家俱窗簾,因爲我不會永遠住在那裏。在神面前我們也一樣,人生只不過是一個客旅的人生,在世上不必太在意,不必活得太累,要這要那,使我們心裏失去平衡。大衛雖有金銀財寶皇宮美女權勢,卻曾内心失去了平安,這是他一生最陰暗最淒慘的日子。今天神使我們有衣食,我們就當知足。有神同在比什麽都好。


我的外婆 103 嵗,仍然健在。我小時候她一再重復的一句話就是“耶穌同在就是天堂。”我最近

囘去看她的時候,她還是重復這八個字。這是她一生的寫照。外公 50 年前就去世了,是什麽力量使她走過最艱難的日子呢?耶穌同在就是天堂。神永遠不變,我們的牧者,他的應許是確定的。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神的心意是讓我們躺臥在他身上,讓我們安息。我的體會是,基督徒的人

生是先靜後動,先躺臥,後行走。我們常常是先動後靜,常常先是忙得滿頭大汗,很多事情都做不完。後來我懂得我們基督徒每天要依靠神,所以我每天醒來先敬拜上帝。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

開端,這話是真實的。我們有時候覺得忙都忙不完,哪裏有時間來敬拜上帝禱告。我發現你禱告

以後就有智慧,有判斷,知道哪些事情是應當做的,哪些事情是不必作的,作了也白做。感謝主,靜下來有好處,躺臥下來才能得安息,才有水才有糧。耶穌是生命的糧、生命的活水。這是何等的重要!


我在北京的時候見到一位弟兄,在美國得了學位又回到國内事奉。但是得了 SARS,住在條件很差的醫療站。他的太太非常著急,心亂如麻,天天以淚洗面。後來美國總統夫人知道了,打電話給大使館求助。朋友告訴她的時候,她卻捥拒且說:從禱告中得到神的一句話“不要把榮耀歸給人,要把榮耀歸給神。”她從中得到確定。她先生一直留在那個醫療站,兩個月後出來了。在此期間他周圍的病友都信了主,連醫護人員都無一不信主。原來神要差遣他,若不是那個弟兄因感染SARS 進醫院沒有人可以進去。這個見證讓我大受感動。那時他們在北京發了四十萬張福音單張“非典正在蔓延,你的平安還在嗎?”沒有一個人拒絕那個單張。北京的教會被復興起來。那個姊妹的體會是,臨到事情時先靜下來求神,還有什麽比神更可靠的呢?還有什麽比他更有能力呢?還有什麽比他更有辦法呢?天地萬物都是他造的,我們的生命呼吸存留都在他的手中。


基督徒不是不要動,不是坐在那裏等天上掉餡餅。“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們要走很長的路。但是走什麽路?第一,“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我們清醒地知道我們不但在神的面前有這個職分,托付,而且這是神的命令。世人常常渾渾噩噩不清楚走什麽路。灣區流傳這樣一首打油詩“灣區工程師之歌”:“一進矽谷心裏發毛,二手舊車東奔西跑,三十出頭白髮不

少,四尺小屋要價天高,五彩屏幕鍵盤敲敲,六神無主終日辛勞,七夕牛郎織女難找,八萬頭款股票套牢,九點回家只想睡覺,十萬家當房還搶不到。”最後的總結是:千辛萬苦虛無縹緲。不知道在幹什麽。靈裏面沒有醒過來。靈魂醒過來才能走義路。不管年長年輕,活一天,只要在神裏面,那一天就是有價值的一天,在神面前真正走路的一天。感謝主神要我們繼續在前面走。雖然會有遭難會有難處,但神會保守我們。我父親常常禱告,求神不要讓我太順。我現在才懂得,太順利就會離神太遠,覺得有神無神都無所謂。有不順,就常想到依靠神。基督徒爲什麽不怕?第一,我們是“行過”死蔭的幽谷,不是停留。基督徒的人生觀是“行過”,神會把我們帶出來。有什麽可怕的?

第二,苦難不過是一個陰影,我們怕什麽?陰影不是實際。我們得了永遠的生命。第三,最重要的是神與我們同在。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確信,神不會離開。那種安慰是最深的。撒旦、世界和老我是我們自己的三個敵人,在敵人面前我們的神已經得勝了,靠著他的得勝,我們的生命也能得勝。


最後一條重要的原則是:他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基督徒的生命不但是自己受益

的生命,神要的更是榮神益人的生命。你自己先要受益,周圍人也得著了。神讓我到中國去看到

很多弟兄。我們有青草地、有溪水邊、有大牧者、有他的話、有大衛親身的經歷、有每一位在

神面前親自的領受,而且這樣的祝福不受時空的改變,因爲大衛最後說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

的殿中。這殿是聖靈的殿,我們住在聖靈裏面,主在我們心裏,我們一生一世住在主裏,他的愛永不離開我們,直到永遠。盼望我依靠的上帝是各位的上帝,也成爲各位家庭真正依靠的上帝,絕不改變,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