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背後的陷阱 ──透視中國大陸日益風行的“網婚”現象

Updated: Nov 19, 2019

張路加

時下,一股“網婚”熱潮,正風靡著中國大陸的許多青少年男女。這種以“新款遊戲”為包裝

的網上虛擬婚姻,吸引眾多紅男綠女沉迷其間,玩得似假猶真,不亦樂乎。許多人傾全

力投入,到了真假難分的程度,甚至已傳出不少因為“網婚”失敗而殉“情”自殺的案例。


如果說“網戀”這一名詞人們早已耳熟能詳的話,那麼“網婚”則是更上層樓。與一個素未謀

面的“戀愛對象”,經由網上“虛擬城市”中的“婚姻登記處”登記後,入住一套虛擬的“愛情公

寓”。結婚當晚還可舉辦一場“婚宴”,在眾網友的道賀聲中,雙雙步入“洞房”,過起“恩愛

夫妻”的日子。


之後從每日的柴米油鹽、添置傢俱,到伺養寵物、修整花園,儼然一個“小家庭”模樣。當

然以後“出雙入對”、“生兒育女”、“經營愛巢”,則是許多“夫妻”的選擇──而這一切,都經在

鍵盤與滑鼠上來完成。


據不完全的統計,目前享受“網上婚姻”的中國大陸網民,至少在一百萬以上。單單去年上

海一家網絡公司推出的網上“愛情公寓”,僅一個月間,入住的“房客”已超過 10 萬人。而

目前這種具備“網絡同居”平臺功能的網站,已至少有幾十家,每家網絡社區的“網婚居

民”,少則幾千,多則上萬。


並且,這種勢頭正在快速上升中。早在 2004 年初,21CN 網站的網上調查就顯示,在

900 個被調查對象中,93%的網民對于這種“網上浪漫劇”非常嚮往,61.2%的網民在網上

結交過“異性”朋友,35%的網民擁有網絡情人,其中許多人是已婚者。


虛幻空間和扭曲心靈共同營造出來的“家庭”,正快速彌漫和延伸著......


一、“網絡同居”火爆高校


復旦大學三年級學生小王,和她的虛擬戀人,經營他們的網上“愛巢”已有半年多了。他們

在網上擁有一套名為“雲間屋”的公寓,半年時間已裝修得美輪美奐。還擁有兩條寵物狗,

花園中也是鬱鬱蔥蔥。


隨著“虛擬寓所”日臻完美,她和“同居男友”,也越來越有“默契”。如何佈置“寓所”,如何增

加“收入”,幾乎已經成為小王每天網上的“必修課”。盡管小王在現實生活中另有男友,且

兩人相戀交往已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但小王對自己的“網絡同居”生活卻是守口如瓶,向

對方嚴加保密。


現今,像小王這樣的“網絡同居”現象,在校園內可說是大行其道。有的是從“網戀”升格到

“網絡同居”。有的則乾脆經由電腦隨機分配,入住“寓所”開始同居。其間再經過“激烈拼

殺”,“汰舊換新”,最終確定較穩定的“同居關係”。


“在網絡世界裡,我和我老公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感情基礎很深。和他在一起覺得很浪

漫!我覺得很開心!”一個叫小東的女孩如是說。武漢某大學四年級女生小蕾則認為,“網

路同居”其實也是“網戀”的一種,只是關係更加密切和明確,每天有固定的聊天時間。與

現實生活中的同居相比,網路同居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切全是虛擬化。“你不知道對方是

誰,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在這種虛擬的空間中,反映了我們的真實精神狀態。”


二、少男少女痴迷“網婚”


“你老公真有品味,把房子裝修得真漂亮!”“你老公也不錯,天天做晚飯,還主動洗碗!”

這是在海口一家“網吧”裡,兩個高中女生,在交流她們各自的“網婚”生活。

她們面前的電腦畫面十分喜慶:一頓燭光晚餐已經準備好了。“今天是我和老公結婚三個

月紀念日。”其中一個女孩大方地說。據女孩介紹,在他們班上“婚齡”最長的已近一年。

“我們和老公都沒有見過面,最多是互發照片,聊天時感覺好,就約定‘結婚’了。”


隨著“網婚”的日益紅火,其低齡化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本文開篇提到的那家“愛情公

寓”,其入住者最小的才 16 歲。如今,有越來越多稚氣未脫的少男少女,加入到這一“虛

幻的浪漫世界”中。雖然不識婚姻真諦,卻模樣老練地在鍵盤上敲擊著“卿卿我我”,毫無

遮掩地在網上談“情”說“性”,不禁讓人瞠目結舌,也讓許多家長們憂心不已。


許多年紀小小的“網婚”者,每天花五、六個小時與“配偶”卿卿我我,享受“二人世界”,卻

對現實生活漠不關心。有的荒廢學業,有的對身邊父母家人視而不見......


三、虛幻“家園”白領熱衷


“網婚”如今在中國的白領階層中,也受到追捧和青睞,被認為是一種頗為時尚的新的情感

模式。


北京 27 歲的吳女士明確表示,她要在現實生活中堅持獨身。但在網絡中,她卻搖身一

變,成了已婚族。最近,在經常登錄的聊天室中,她愉快地接受了一位網友的“求婚”。

“我並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如果感覺不好或不滿意,可以馬上分手,隨時還可以繼續結

婚。這多有意思!”


這一遊戲,不光單身男女在玩,很多已婚白領也很熱衷。瞞著現實生活中的伴侶,許多

人在辦公室或是深夜的書房內打開電腦,到另一個虛擬“配偶”的身邊,体驗著他們口中所

謂的“驚心動魄”的“地下戀情”。


2004 年《中國新聞周刊》報導了一則較極端的個例。一位叫作李謾的白領女士,在週一

至週六,每天同時和六位男士保持著“網婚”。在現實生活中,她和結婚五年的老公,已經

彼此產生了“審美疲勞”,因此,對虛擬世界中的“婚姻”,很努力而投入地經營著。之所以

要找六位“老公”,是因為李謾希望:“自己的每一天都不重復昨天,都有完全不同的婚內

体驗。”“在虛擬的房間裡,我只是演繹著不同側面的自己而已。”


四、浪漫“世界”陷阱重重


人們沉迷于這虛幻世界的同時,正折射出自身在現實生活中的困境。在巨大的升學、就

業、職場競爭等等的壓力面前,人們選擇了藉由虛幻世界逃避現實世界,消減壓力;在

冷漠、無親情、不信任充斥著今天社會和人際關係的各個層面時,冀望通過“網路”來尋找

心靈伴侶,釋放自己的情感,避免被欺騙和被傷害(事實上還是互相欺騙和傷害);在

現實生活難以滿足個人欲望和自尊心時,渴求透過虛擬世界來達成物質、感情等各個層

面的需要、夢想。


然而嚴酷的事實是,浪漫溫馨的虛幻愛情背後,卻是危機重重,陷阱處處!姑且不論單

單為了經營“網婚”的“愛巢”,需要有不菲的金錢投資(上至“置業”、“裝修”,下到“日常口

糧”,都需要付出真金白銀才能得到。並且所購“家業”都有有效期,一般為 30 天。若要繼

續經營維持“愛巢”,需要不斷投資),更可怕的是,虛幻世界的畸形婚姻,扭曲了人們的

愛情觀、婚姻觀和道德觀。


在這個虛擬世界裡,完全可以不受任何道德的約束,想有幾個“配偶”都可以;在這裡人們

真正視婚姻如“兒戲”,今天結婚明天離婚,只要點點鼠標就成;在這個虛擬婚姻中,人們

幾乎談論婚姻包含的一切內容,唯獨不談論責任和承諾;在這裡人們自以為可以演繹真

我,盡情流露,但其實人人帶著面具、說著謊言。


“網婚”也許暫時安慰了一些人的空虛心靈,但卻是地地道道的現實婚姻的殺手,讓人們健

康受損、人格扭曲。對身心尚未成熟的少男少女,“網婚”更是帶來毀滅性的後果。許多人

沉湎其間無法自拔,學業荒廢,性格乖僻,甚至“失戀”自殺......


五、心靈困境出路何在


“網婚”風行所凸顯的,是今天人們心靈的蒼白。現實世界的風暴和冷酷,讓人們以為在虛

擬世界可以找到溫情的避風港。通過冰冷的鍵盤,人們冀望能夠在虛幻空間敲出一個“愛

情的小屋”。“假作真時真亦假”,在真真假假中,人們正試圖從現實中突圍,找到心靈出

路。但是顯而易見的,“網婚”不但不是一條出路,更是一條絕路。


兩千年前,一位遠在中東的撒瑪利亞婦人,遇到過類似的情形。她曾經換了五位丈夫,

第六位婚姻以外的性伴侶,似乎也未能帶給她真正的心靈滿足。她周遭所面對的,也正

如今天社會般冷酷無情的人際關係和社會環境。孤身一人,午正打水。頂著烈日和人們

的輕蔑,身心俱疲。她躲避人群、躲避現實......


然而等待她的,是那位瞭解她、認識她,也定意要拯救她的耶穌基督。祂對她、也是對

每一個心靈饑渴的人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

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神的道,耶穌自己,就是那生命的“活水”,祂把自己白白賜給我們。當我們接受祂,喝這生命的活水時,心靈的乾渴才能真正消除,滿足才能真正得到。果不其然,那位撒瑪利亞婦人在欣然接受耶穌之後,人生從此煥然一新,走出自閉,更走出心靈誤區,得到鮮活的生命。


要想心靈脫困,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是唯一的出路。



參考資料:

1. 〈觀察:中國青年網戀網婚現像引發外電關注〉,《人民網》,9. 28. 2005。

2. 〈大學生鍾情“網絡同居”,虛妄情感火爆〉,《新華網》,11. 3. 2005。

3. 〈“網婚”低齡化令人憂〉,《市場報》,11. 3. 2005。

4. 〈中國白領興起網絡同居模式,凸顯階層不安全感〉,《國際先驅導報》,11. 3.

2005。

5. 〈虛婚一場〉,《僑報週末》,2. 29. 2004。

作者來自上海,現為“播種者國際協會”中國事工部負責人

載《舉目》第 21 期, 2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