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定律

Updated: Nov 19, 2019

經文:馬太福音16:26

張路加


各位弟兄姊妹,我來到你們當中感到非常親

切,因為我祖籍杭州,出生在上海,在這裡聽

到許多鄉音自然感到非常親切。聽到你們有的人是從東北來的,我曾在東北讀書,總感到東北像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在國内去過許多地方,走過許多路。有人問我爲什麽我的名字叫“路加”,我回答說或許是路走得多了加起來的緣故吧。我在洛陽、廣州住過半年,在武漢一年,待過三個月以上的地方不下十處。中國土地遼闊,各地風土人情迥異,我們現在來到這塊土地相聚,真實屬不易。


我過去是材料工程師,崇尚科學。一九八六年人民日報曾經登過一篇文章“牛頓走進了死胡同”,意思是說牛頓在事業的高峰,人過中年的時候,居然專心研究神學,寫了大量的有關神學的書,對上帝著迷,因此牛頓大概走進了死胡同云云。文章作者很不理解,十分詫異。那時中國是講無神論和唯物論的,一切都要有科學證明。後來還有一篇文章說到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中有百分之八十是虔誠相信上帝的,這是爲什麽?我後來漸漸發現,牛頓對上帝的發現是對科學觀察得出的結論。牛頓的三大定律發現宇宙中有加速度,他認爲一定有外力的作用。可是這個外力是從哪裏來的?他的結論是上帝創造世界時的外力,是原始動力。英國火箭之父布萊恩也信上帝。他說,我不信上帝就沒有辦法做科學家。科學家的責任就是將上帝創造的規律用數學方法描寫出來。牛頓有一些朋友不信上帝,認爲世界不是神創造的。有一次他們到他家裏做客,看見一個非常精致的天

體模型,就問他是何處買的,出自何人之手。牛頓說本來就有。朋友說這不可能,一定有一個人設計製造。牛頓的回答令他們啞口無言:宇宙比這架機械還要精密不知多少倍,爲什麽沒有人創造?我們人非常幼稚,常常以爲科學可以證明上帝的不存在。


上帝將人生的規律放在聖經裏面了。我們今天要思想的是人生的規則意義何在?我們開車要

遵守交通規則,人豈能不知規則而生活?箴言書的經文處處透出神的智慧,我們透過聖經所

記載的上帝的智慧就可以知道生命的來龍去脈了。人生有三大基本定律。我們來看馬太福音

十六章二十六節:“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這真是最高的智慧,這句耶穌的名言含有人生三定律。


第一個定律就是“假若”,即不確定規律 (TheLaw of Uncertainty)。在日光之下萬物都是不確定的。虛空的人生不確定,我們不知道明天後天會發生什麽。今天的科學發達尚不可能精確預報明日的天氣,人生中的各種因素更是不確定。人的心中常有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到了海外有增無減。我們常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真是最好的寫照。面對這樣的不穩固的地基我們卻無力改變。在這不確定的環境下,一切都是相對的。男女關係也是如此。戀人在結婚以前,男對女言聽計從,結婚後“兩人説話,鄰居在聼”。我們常常責怪對方,忘記了自己的感情和感覺也在變。台灣以前有兩位歌星大小百合。小百合在外很成功,但她内心空虛徬徨焦慮掙扎。她在流產後找風水先生看。風水先生認爲是她家的樓梯有問題,因爲樓梯在大廳中間對著大門。於是他花了很多錢把樓梯移到旁邊。她的先生考律師執照屢次不成功,她又找風水先生看。這位風水先生大概忘了上次的説辭,建議把樓梯建在中間。小百合醒悟了,知道風水先生是胡言亂語。人就是這樣在不確定中尋求。當物質不能滿足時就找心靈上的滿足。可是沒有真的光,就如同在黑暗中摸索,找不到真理。全世界有宗教信仰的人有 80%,但是什麽是人生真正的道路?生命的源頭在那裏?很多人還是茫然無知。


第二條定律是“有限律”The Law of Limitation。這裡耶穌用“全世界”來形容,說你賺不了全世

界。即使你賺得了全世界,這世界在浩瀚的宇宙中不過是一顆小球,算得了什麽?人的盲點

和誤區就是人以爲可以征服一切,可以推翻上帝。其實人是受限制的,受捆綁的。人想做什

麽可是做不出來,沒有自由,常常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如賭博。清朝有個舉人姓席,染上鴉片毒癮。雖然滿腹經綸但他吸毒使得家道沒落骨瘦如柴。後來他靠寫抨擊吸鴉片的文章賺到的錢再去買鴉片,真是極大的諷刺。哲學家康德說,真正的自由是能夠做不想做的事。“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羅馬書7:18)人看人只能看到表面,神看人看到内心。世人都犯了罪,虧欠了上帝的榮耀,一個有限的人還敢說沒有上帝?想要推翻上帝,真是白日做夢,口出狂言。人在這有限的世界中,從宏觀來説,不能超越光速,從微觀來説,又限定在測不凖的範疇内。因爲在微觀世界中,物質的不可測性使人無法對其定值。上帝用這小小的兩把尺子就讓人無法應付,人豈能再與天鬥,與地鬥?還不該猛醒嗎?


第三條是“賠償律”The Law of Compensation。就是“賺”和“賠”。人常以爲自己賺了什麽,其實

已賠了生命。生命的列車不會回頭,如同旅行者口袋裏的銅板會越來越輕。印度文學家泰戈

爾說,人生不過是一場交換,用青春年華交換一切。其實人是一個徹底的輸家,因爲從這個世界賺得的一切都要還給這個世界,而世界對著你的屍體哈哈大笑。


人不可太過驕狂、太過自信。看看日光之下有誰能超越這三個定律?多少人賺了金錢,賠了時間,有多少時間能與自己的子女妻子相處?人總是有不安全感,沒有永恒感,落在有限之中,對永恒的價值觀失去了解。我們只有把舊我放下,擁抱耶穌才能得著真正的生命,因爲神就是真理、生命、道路。這才是人真正需要的。


最後我想說一說我的父親。他出生在杭州,三嵗喪父,七嵗喪母,只有一個比他大八嵗的姐姐。姐姐嫁到溫州,將弟弟帶在身邊照顧。但是他總是有自卑感,到了 10 嵗就自立出外當學徒。他學的是皮匠。那時處理皮革要把牛皮放在大坑裏泡石灰水。他在寒冷的冬天要在腐蝕性很強的石灰水裏踩牛皮。但是他一想到姐姐就覺得非常溫暖。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忽然看見姐姐在身邊,穿著藍旗袍,真切地對他說:“你不能靠我了。”說完便消失了,一切似乎在夢中。第二天下午老闆拿來電報告知他姐姐病危。他坐船趕回溫州,到家便見靈柩。他痛不欲生昏死過去,姐姐的婆婆在廚房餵他水告訴他姐姐昨晚 10 點就去世了,這正是他昨天見到姐姐的時候。我的父親相信有靈魂。他後來覺得忍受不下去要自殺。從姐夫家拿了一包砒霜。但他在臨死之前還要去將軍山看父母的墳。他從溫州步行到杭州,一天又睏又餓坐在一家人的門前臺階上。那家人的老奶奶將他領進問其由。又給他洗澡,留他過夜。第二天父親離開以後發現那包砒霜忘在老奶奶家中,便又囘去尋找。老奶奶說髒衣服都已經扔了。他沒有辦法只好實情相告。老奶奶堅持將他留

下,告訴他,年輕時她也一樣,很早當了寡婦,帶著兩個孩子想自殺。在這時候有人告訴她耶穌使他重新有了生活的勇氣。她說,天上的父如此愛我,若不是耶穌我豈能活到今天?在艱難中耶穌帶領我,人生只有一位絕對可以依靠的,就是耶穌。這是我父親的見證。在文化革命中他堅持信仰耶穌,也靠著信仰渡過難關。沒有耶穌就沒有我的父親,主耶穌不但看顧我們而且是我們人生的源頭。


在飄搖的人生中禍福相依,我們有多少人想盡辦法踏上了想去的土地,但是來到這個新的土地,得到的是新的勞苦,真正的安息在哪裏呢?只有把勞苦重擔都交給神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息。沒有上帝豈有規律?神的愛子透過聖經告訴我們,相信他,歸於他,讓人生在他的裏面得穩固的根基。這樣我們才有永遠的根基。神會帶領我們走更踏實的路。